厕所革命:让农民“方便”更方便 - 江苏省投入22亿多元改造农村厕所871万座-华东公共卫生
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厕所革命:让农民“方便”更方便

江苏省投入22亿多元改造农村厕所871万座

[日期:2015-10-14]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ecphf录入 [字体: ]
为了健康

        进入10月上旬,今年徐州农村厕所改造进入收尾阶段。邳州市官湖镇丁楼村支书丁旭有点坐不住了。今年初以来,邳州改了1万户农厕,而他们村,一直没动静。
     丁旭自感落后可以理解。2006年起,江苏将农村改厕列为重大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各地快速推进农村厕所革命。省爱卫办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省财政共投入22.37亿元,累计改厕871万座,覆盖全省97个县(市、区)、1141个乡镇、1.5万个村庄,无害化卫生户厕普及率达85.33%,提高53.69%,增幅列全国第一。
    事实上,中央高度重视农村改厕。今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考察时指出,要让农村群众用上卫生的厕所。而去年12月,习总书记在江苏调研时也表示,“解决好厕所问题,在新农村建设中具有标志性意义。”
    一个多月来,记者深入徐州多地采访,感受到厕所革命给农村生活带来的变化,但要让更多农民享受干净的厕所,如厕更方便,还有很多配套问题亟需解决。
    跟茅坑说再见吧
    “你看,东西都拉来啦,两天就能干完。”8月27日,记者来到邳州市官湖镇石坝村,农民孙贵强和妻子正在自家院外挖地基,准备建新厕所。一旁,几个工人推来直径80厘米、高1米的水泥管,他们的车上,还装着蹲便器及连接管等配件。
    农村改厕,省里对每户补助600元,徐州在此基础上再补贴每户100元。全省各地财政配套标准不一,个别地区配套高达每户400元。这次厕所升级,孙贵强自己掏了200元,买砖,雇人砌厕所。53岁的他感慨:“蹲了半辈子茅坑,我也能用上冲水的厕所了!村里刚用上的人家都说好!”
    不远处小树林里,孙贵强家的老茅房还在,记者走近一看,就是几块砖垒起来,上面盖两块石棉瓦。以前,带着臭味的粪水,淌到小树林里。新厕所建好,它就会被扒掉。
     在石坝村,孙贵强改厕算是比较晚的。村文书丁善永介绍,村里800户人家,从5月中旬开始改厕,村干部带头,两个月已改厕350户。其他村民一看效果不错,纷纷跟进,又有300多户提出申请。在村里房前屋后,记者随处可见新盖的厕所。它们大多两三平方米大小,两米多高,并配有通风口,方便跑味和采光。厕所外,有4个1米深、80厘米宽的化粪池通过“过粪管”相连,这在专业上叫“四格式”厕所,很多地区也有“三格式”,就是3个化粪池连在一起,可以存储粪便自然发酵。
    石坝村是徐州推进农村改厕的缩影。早在2006年,徐州无害化卫生户厕普及率不足10%,全省倒数第一。这些年,该市农村改厕130多万座,无害化卫生户厕普及率猛增到85%。
     “村民们过去不愿意,现在看周边村改了,也想弄。”丁旭最近摸底发现,全村有改厕意愿和条件的达680户。10月,正是报明年改厕申请的时候,丁楼村也准备报一批。
     上厕所不再遭罪了
     卫生、方便,这是受访农民对新农厕最一致的评价。
     “你要是以前这时候来,茅房里面苍蝇嗡嗡飞,直往身上扑,就是垫上麦秆和炉灰垫,那也臭得受不了!现在啊,用冲水厕所,苍蝇少多了。”徐州市经济开发区大黄山镇大黄山村80后农民姚存存说,农村年轻人大多进过城,逢年过节回家,上厕所真遭罪,政府统一改厕,他们特欢迎。
     在大黄山村,农民王淑芹家最先用上冲水厕所。5年前,全村还没改农厕,她家利用盖新房的机会,在屋内自建冲水厕所。她领着记者到卫生间去看,小屋挺干净,而且用上坐便器。
     徐州市爱卫办技术员张松江,近年一直参与农村改厕。他提供的数据表明,比起未改厕村,当地已改厕村厕所臭气浓度降低80%,苍蝇密度减少96%。省爱卫办透露,江苏农村改厕绩效评估显示,“十一五”期间,全省已改厕村寄生虫病感染率、肠道传染病发病率分别下降51.8%、36.7%。
     虽然徐州农村改厕力度很大,但全市还有30多万户没用上卫生厕所。“经过这些年快速推进,徐州容易改厕的村庄差不多改完了。前些年,一年能改20万户,不过近两年明显降低,去年改了8万户,今年只有2.5万户。剩下的主要是经济薄弱村。”徐州市爱卫办主任曹配亮意识到,“十三五”期间,完成这些村庄的旱厕改造,并不容易。
     改厕意愿不强的农民,大多经济条件差,尽管政府有补助,但毕竟一般还要贴两三百元,他们积极性不高。还有不少人觉得,蹲茅房可以将就,没必要改。
    厕所放桶水成“标配”
     在睢宁县双沟镇上坝村,农民谢华友指了指闲置的冲水厕所有些无奈。“改了两三年了,不过不少人都没怎么用,配套还跟不上。”事实上,村里不通自来水,“冲水厕所”不是一按开关哗哗冲水,农民还得打上井水,拎着桶去冲。另外,徐州山多,住在高亢山区的农民本来用水就紧张,更舍不得用水冲厕所。
    徐州通自来水的村子只有半数左右,记者走访多地发现,厕所里放桶水成了“标配”。谢华友希望,自来水赶紧进村,地下排污管网赶快铺起来,这样的话,冲水厕所才能用得更方便。
    “农民种田,早就不用粪便当肥料,都嫌脏嫌麻烦!”在铜山区棠张镇喻庄村,不少厕所成了杂物间,村民张秀兰直言,如果请专业抽粪公司,哪怕一年只清理一次,也要60元,心疼。她家冲水厕所,就是进城女儿回家时用几次,平时就堆放杂物,用得少,少用水少花钱。
    厕所改好却不用,到哪去“方便”?喻庄村农民李桂玲有些难为情,吞吞吐吐地说“用马桶”。他们每天都把粪便倒进塑料袋,然后扔到垃圾桶。记者发现,现在很多村子垃圾收运体系较健全,把粪便当垃圾处理,农民们认为省事、划算。在有些村子,厕所便池上摆着马桶,当年蹲茅厕变成坐马桶。
     在徐州农村,地下排污管网建设远未普及,改厕后,农民仍要自行清理化粪池。徐州润和环卫工程公司负责人苏鸿介绍,粪便处理市场化服务已覆盖乡村,农民一个电话,他们就上门服务。收费虽不高,可对一些不富裕的农民,尤其上年纪的人来说,他们还没形成花钱买服务的意识,不能接受上厕所要花钱。
     随着新农村建设和城镇化进程加快,农民改善生活条件的诉求更加迫切。改厕,让更多农民享受城市生活,接受现代生活观念。当前,在苏南地区,包括徐州沛县等地,农民由分散居住逐步走向集中居住,基础设施配套成本随之降低,自来水及排污管网统一规划、建设,家家用上抽水马桶,比冲水厕所更进一步。相信这一天,离谢华友们会越来越近。
    (本报记者 王 岩)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ecphf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绿色生活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