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能源有利于环境、经济和健康-华东公共卫生
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清洁能源有利于环境、经济和健康

[日期:2016-07-30] 来源:WHO  作者:华东公共卫生 录入 [字体: ]
为了健康

Jeffrey D Sachs向Fiona Fleck解释可再生能源投资为何有利于人类健康,但贫穷国家改用可再生能源可能需要更多时间。

Jeffrey D Sachs是研究经济发展、全球宏观经济和脱贫问题的全球最知名专家之一。他是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所长,兼可持续发展和卫生政策与管理系教授。2002年至2015年,任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特别顾问,2015年起担任可持续发展目标特别顾问。他为美洲、欧洲、亚洲、非洲和东地中海区域许多政府出谋划策,并曾向梵蒂冈提供可持续发展问题咨询意见。

Sachs主持了世卫组织宏观经济与卫生委员会的工作。该委员会在2001年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将健康视为一项经济和社会投资。他与联合国合作,在2000-2001年帮助设计和成立了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Sachs拥有哈佛大学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他撰写了大量可持续发展和卫生经济学专著,包括《贫困的终结》(2005年)和《可持续发展的时代》(2015)等畅销书。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6;94:489-490. doi: http://dx.doi.org/10.2471/BLT.16.030716

问:在7月7日至8日巴黎全球第二届健康和气候会议上,您将应邀在世卫组织卫生经济与气候变化工作小组上发表讲话。您能否告诉我们这一新工作小组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答:新工作小组将帮助我们在以下三个方面收集关于卫生经济和气候变化的科学和经济知识。一是气候变化、化石燃料使用和公共卫生之间的关系;二是气候变化和化石燃料使用带来的疾病负担的经济代价;三是脱碳对健康和气候安全的益处。

工作小组将在2016-2017年与世界各地卫生和经济领域资深专家进行一些协商,包括进行网络磋商,以收集信息和检查当地情况。预期该工作小组将于2017年5月向世界卫生大会通报情况。

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报告最集中汇集了气候变化科学证据。我们从这些报告中了解到,气候变化造成重大经济影响。但这些经济影响与健康有何关系?

答:全球变暖从若干方面改变生态系统和人类住区,进而影响人类健康和福祉。干旱、洪水、热浪和剧烈风暴等极端气候事件夺去无数生命并摧毁许多人的生计。气候变化影响粮食生产,并可能会导致缺粮甚至饥荒。

由于气温升高,各种热带疾病的传播媒介(例如疟疾、登革热和寨卡病毒媒介)的范围扩大。随着人类和动物栖息地因全球气候变暖而发生变化,可能会出现或重新出现埃博拉、中东呼吸综合征、SARS(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以及其它人畜共患疾病。

全球变暖还可能会尤其在热带和亚热带地区导致气团滞留,加剧煤烟、对流层臭氧和其它因素造成的空气污染水平。空气污染是目前公认的造成全球死亡的首要环境因素。

问:在去年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各国同意遏制全球变暖现象。全世界大约80%的能源是碳基能源,即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用清洁能源代替这些能源会花很多钱吗?

答:到本世纪中叶,全世界能源系统将需要基本脱碳,大约到2070年应达到净零排放,只有这样,才有较大机会将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为实现《巴黎气候协定》所确定的1.5摄氏度目标,需要甚至以更快速度脱碳。由于化石燃料燃烧是雾霾和空气污染的一个主要来源,转用低碳和零碳能源有助于净化空气,尤其是在亚洲高污染城市中。

在目前许多高污染地区,巨大的健康和生产力收益将补偿转用低碳能源的大部分或全部额外成本,同时还能减弱或遏制人类引起的气候变化并从中获得巨大收益。就一般经济体而言,脱碳额外成本很可能低于年均国民收入的1%,对一些经济体而言甚至还会远低于此。遏制气候变化和改善公众健康将会带来极大好处。

问:据国际能源署预测,到2060年,光伏发电厂和太阳能热电站可以满足全球大部分电力需求。到2070年全球经济如何能够基本脱碳?

答:到2070年达到零净排放依靠以下三大支柱:一是更有效地利用能源(降低单位能耗),二是无碳发电,三是车辆电气化以及建筑物使用清洁电能。可以通过以下一些方式实现零碳或低碳能源目标:可再生能源(风能和太阳能),地热,水力发电,核能,碳捕获和储存,海洋能源,先进的生物燃料等。

国家现在必须考虑选用低碳和零碳方案,其中应考虑到本国现有的以及可以采用的低碳或零碳的主要替代能源形式。例如,“深度脱碳路径项目”探索了供16个最大碳排放国采用的一系列解决办法。

问:如果在今后几十年不转向可再生能源,卫生服务成本将上升。在考虑转用可再生能源成本时,是否还应考虑到这些医疗服务成本?

答:并未总能考虑到这两者间的关系,但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应该考虑到这一点。我们可以挽救很多人的生命,通过减少微粒和其它形式的空气污染,大幅减少呼吸道疾病和其它疾病造成的死亡人数。

脱碳有益健康,不仅可将一些污染严重城市中居民预期寿命提高数岁,而且还将直接提高生产力和经济产出。在根据《巴黎协定》第四条第19款制定长期的温室气体低排放发展战略时,国家应衡量通过少用化石燃料可以获得的健康收益,并在计算净收益时考虑到这些健康收益。

问: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的一项研究,2015年全球能源补贴总额约为5.3万亿美元,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6.5%。其中一半补贴总额是由于空气污染对健康的影响(呼吸道疾病和心血管疾病等)并未反映在化石燃料价格上。为什么应将化石燃料对健康的影响计入这些燃料价格?

答:只有在市场价格反映真实的社会成本以及产品和服务实际好处的情况下,市场才能有效运作。例如,由于化石燃料的市场价格并未计入气候变化和空气污染的社会成本,而且国内市场上通过直接向消费者或工业大户提供财政补贴往往压低了化石燃料的市场价格,化石燃料定价偏低。

问:那么,政府今后如何才能使能源部门反映化石燃料能源补贴真正的社会成本呢?

答:许多政府认识到需要实行脱碳战略。此项战略的一项关键内容是消除对消费者和工业用户的直接财政补贴,并对化石燃料课征附加税,以反映化石燃料碳排放造成的气候变化和相关损失与空气污染以及带来的死亡和不良健康后果。丹麦、芬兰、挪威、瑞典和瑞士等一些国家已在征收碳税。

问:一些能源经济学家称,可再生能源部门的盈利能力可能低于先前预期水平,因此这些部门可能需要补贴才能维持下去。政府和产业界如何才能确保可持续和可行的清洁能源供应?

答:为确保从化石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和其它低碳能源(取决于当地具体情况,包括水电、地热、核能等),我们需要有一整套全面政策,包括碳定价和监管、用地决策、公共部门的采购以及公共支持研究和开发工作等。单靠某项政策工具是无法及时全面脱碳的。

需要同时实行多项政策工具,包括确定碳价。可以通过许多方式确定碳价,例如征收排放直接税,实行可转让排放许可证制度(限定碳排放总量),或向低碳能源提供某种补贴。

问:中国和美国两大经济体正采取行动减少本国碳排放量。在短期和长期,此类行动将造成何种经济影响?

答:中国和美国(以及加拿大等其它国家)宣布将开展详细的长期分析,探究长期脱碳策略和成本(可持续发展界称之为“深度脱碳路径”)。根据《巴黎协定》,各国有义务制定温室气体低排放的长期发展战略并应最晚到2020年向国际社会公布这些长期计划。

已有初步证据显示,深度脱碳是完全可行的,到2050年,每年耗资约占国民收入1%或低于此数,而改善健康、生活质量提高以及减缓气候变化带来的社会收益将会远超每年1%的国民收入。

问:许多富裕的工业化国家认识到必须减少碳排放量,但那些高速发展的新兴经济体怎么看待这一问题?有些人认为,这些国家需要有化石燃料才能实现快速增长。这一说法有道理吗?在考虑经济因素时,是否还应审视这种做法对健康的严重影响?

答:我们仍需进一步研究如何公平地在各国间分摊脱碳工作。最终所有国家都需要全面脱碳。但在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停用化石燃料之后,也许可以允许最贫穷的国家、特别是非洲穷国继续使用本地化石燃料。这些赤贫国家的排放量仅占全球排放量很小一部分,但穷人人数却占全球穷人总数很大份额。此外,富裕国家迄今累积的历史排放总量当然高得多,因此,对所造成的损害的责任也要大得多。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ecphf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绿色生活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