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前十位死亡原因(WHO)-华东公共卫生
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全球前十位死亡原因(WHO)

[日期:2021-03-08] 来源:WHO/华东公共卫生  作者:华东公共卫生 录入 [字体: ]
为了健康
2020年12月9日

      2019年,全球5540万死亡病例中,10大死因占55%。

     全球最主要的死亡原因(按死亡总人数排列)与三个大的主题有关:心血管疾病(缺血性心脏病、中风)、呼吸系统疾病(慢性阻塞性肺病、下呼吸道感染)和新生儿疾病——包括出生窒息和出生创伤、新生儿败血症和感染以及早产并发症。

      死亡原因可分为三类:传染性(传染病和寄生虫病以及产妇、围产期和营养状况)、非传染性(慢性)和伤害。

全球主要死亡原因

       在全球一级,2019年10大死亡原因中有7个是非传染性疾病。这七个原因占所有死亡的44%,或前10个原因的80%。然而,2019年,所有非传染性疾病合计占全球死亡人数的74%。 

全球主要死亡原因

      全球最大杀手是缺血性心脏病,占世界总死亡人数的16%。自2000年以来,死亡人数增加最多的是这种疾病,2019年增加了200多万人,达到890万人。中风和慢性阻塞性肺病是第二和第三大死亡原因,分别占总死亡人数的11%和6%。

      下呼吸道感染仍然是世界上最致命的传染病,排在主要死亡原因的第四位。然而,死亡人数已大幅下降:2019年死亡人数为260万人,比2000年减少46万人。

新生儿疾病排名第五。然而,新生儿疾病导致的死亡是过去二十年全球绝对死亡人数下降幅度最大的类别之一:2019年,这些疾病导致200万新生儿和幼儿死亡,比2000年减少120万。

      非传染性疾病导致的死亡人数正在上升。气管癌、支气管癌和肺癌死亡人数已从120万上升至180万,目前在主要死亡原因中位列第六。

      2019年,阿尔茨海默病和其它形式的痴呆症在主要死亡原因中位列第7。妇女受到的影响更大。从全球来看,65%死于阿尔茨海默病和其它形式痴呆症的人是女性。

       死亡人数下降幅度最大的疾病之一是腹泻病,全球死亡人数从2000年的260万下降到2019年的150万。

      自2000年以来,糖尿病增幅高达70%,已成为10大死亡原因之一。在十大死因中,糖尿病也是男性死亡人数增加最多的原因,自2000年以来增加了80%。

      2000年位居前10位死因之列的其它疾病已不在此列。艾滋病毒/艾滋病就是其中之一。在过去的20年里,艾滋病毒/艾滋病导致的死亡人数下降了51%,从2000年的世界第八大死亡原因变成了2019年的第十九位。

      肾病已经从世界第13位死亡原因上升到第10位。死亡人数从2000年的813 000人增加到2019年的130万人。

按收入组别分列的主要死亡原因

      世界银行根据国民总收入(GDP)将世界经济体分为四个收入组别——低收入、中低收入、中高收入和高收入。

低收入国家的主要死亡原因

      生活在低收入国家的人死于传染病的可能性远远高于死于非传染性疾病的可能性。尽管传染病在全球有所减少,但低收入国家的十大死亡原因中有六个是传染病。

      疟疾、结核病和艾滋病毒/艾滋病仍然位列前十。然而,这三种疾病都在大幅减少。就这一组别而言,十大死亡原因中,艾滋病毒/艾滋病死亡人数的下降幅度最大,2019年的死亡人数比2000年减少了59%,分别减少161 000人和395000人。

      在低收入国家,腹泻病是造成死亡的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就这一收入组别而言,腹泻病排在死亡原因的前5位。尽管如此,腹泻病在低收入国家正在减少,是十大死因中死亡人数降幅第二大的(死亡人数减少了231 000人)。

      与其它收入组别相比,慢性阻塞性肺病导致的死亡在低收入国家尤其少见。该疾病没有出现在低收入国家的十大死因中,但在所有其它收入组别位列前5。

中低收入国家的主要死亡原因

      中低收入国家的十大死因差异最大:五种非传染性疾病、四种传染病和一种伤害。糖尿病在这个收入组别中是一个呈上升趋势的死亡原因:从第15位上升到第9位,自2000年以来,这种疾病的死亡人数几乎翻了一番。

      作为这一收入组别的十大死因之一,腹泻病仍然是一个重大挑战。然而,这类疾病的绝对死亡人数下降幅度最大,从2000年的190万下降到2019年的110万。绝对死亡人数增加最多的是缺血性心脏病,自2000年以来增加了100多万,达到310万。2000年位居前十个死亡原因之列的艾滋病毒/艾滋病的排名下降幅度最大,从第8位降至第15位。

中高收入国家的主要死亡原因

      在中高收入国家,肺癌死亡人数显著上升,增加了411 000人;是其它三个收入组别死亡人数增长总和的两倍多。此外,与其它收入组别相比,中高收入国家胃癌的发病率很高,胃癌只在这一收入组别位居10大死亡原因之列。

      就绝对死亡人数而言,下降幅度最大的疾病之一是慢性阻塞性肺病,死亡人数减少了近264 000人,降至130万人。然而,死于缺血性心脏病的人数增加了120多万,就死于这种疾病的绝对人数而言,是所有收入组别中增幅最大的。

      在中高收入国家的十大死因中,只有一种传染病(下呼吸道感染)。值得注意的是,自2000年以来,这一收入组别的自杀死亡人数下降了31%,2019年降至234 000人。

高收入国家的主要死亡原因

      在高收入国家,除两种疾病外,所有十大疾病的死亡人数都在增加。2000年至2019年期间,10大死亡原因中总死亡人数下降的只有缺血性心脏病和中风,分别下降了16%(或327 000人死亡)和21%(或205 000人死亡)。高收入组别是这两种疾病的死亡人数一直在减少的唯一收入组别。尽管如此,缺血性心脏病和中风仍然位居这一收入组别的三大死亡原因之列,2019年死亡人数总计超过250万。此外,高血压心脏病的死亡人数正在上升。这一疾病已从第18位主要死亡原因上升到第9位,反映了一种全球趋势。

      在高收入国家,阿尔茨海默病和其它痴呆症导致的死亡人数有所增加,已经超过中风,成为第二大死因,在2019年导致了814 000人死亡。另外,与中高收入国家一样,高收入国家的十大死因中只有一种传染病——下呼吸道感染。

为什么我们需要知道人们死亡的原因?

      为了改善生活方式,知道人们的死亡原因是很重要的。衡量每年的死亡人数有助于评估我们卫生系统的有效性,并将资源引向最需要的地方。例如,死亡率数据可以帮助在运输、粮食和农业以及环境和卫生等部门集中开展活动和分配资源。

       COVID-19突出表明,各国必须投资于民事登记和人口动态统计系统,以便每天计算死亡人数,并指导预防和治疗工作。COVID-19还揭示了大多数低收入国家中数据收集系统固有的分散性,在这些国家,决策者仍然不确定有多少人死亡以及死亡的原因。

      为解决这一关键差距,世卫组织与全球行为者合作,推出了《揭示COVID-19死亡人数:快速死亡率监测和疫情应对技术包》。通过为快速死亡率监测提供工具和指导,各国可以收集按日、周、性别、年龄和地点分列的死亡总数数据,从而使卫生领导人能够为增进健康作出更及时的努力。

       此外,世界卫生组织通过经过整合和改进的《国际疾病分类》(ICD-11)制定数据收集、处理和综合的标准和最佳做法,《国际疾病分类》是一个数字平台,有助于报告及时和准确的死因数据,以便各国定期生成和使用符合国际标准的卫生信息。

       例行收集和分析按年龄、性别和地理位置分列的高质量死亡和死因数据以及残疾数据,对于在全世界改善健康状况和减少死亡和残疾至关重要。

编者按

       本实况报道从中摘录信息的世卫组织《全球卫生估计》提供了全面和可比的健康相关数据,包括预期寿命、健康预期寿命、死亡率和发病率,以及全球、区域和国家各级按年龄、性别和原因分列的疾病负担。2020年发布的估计报告了从2000年到2019年每年160多种疾病和伤害的趋势。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ecphf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绿色生活

热门评论